沃尔夫冈·提尔曼斯:不被定义的摄影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 (Wolfgang Tillmans)是当今最有影响力的摄影艺术家之一。2000年,他成为第一个获得英国特纳奖(欧洲重要的艺术大奖,以发展和推动先锋艺术为宗旨)的非英国籍艺术家,也是第一个凭借摄影作品获得该奖项的艺术家。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1968年出生在德国。他青年时期曾在英国做过几年交换生。在那时,他接触到了英国青年文化、时尚和音乐杂志。

自1989年起,他拍摄朋友、聚会、夜店的照片频繁地出现在英国的i-D杂志上。虽然他的作品对现在时尚摄影中“刻意的随意”有巨大影响,但他不只是一个“时尚摄影师”。

他的作品使用后现代的美学和方式,强调并挑战了摄影艺术中最要的一环——“观看”。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他的照片就体现了摄影一种新的主体性,将亲密感和趣味性与社会批评相结合,并不断质疑现有的价值观和等级制度。

他的作品是复杂的,甚至第一眼看时还有些不知所云。这种复杂不是因为单张照片的复杂构图或巨大的视觉信息量让人眼花缭乱。他作品的复杂性来源于我们所处的时代——图像时时刻刻包围着我们。

他在一组作品中多元地整合了各类题材、主题和技术。他将人像与街上的某个瞬间,窗台前的杂物安排在一起,再到后来还将暗房实验、天空、汽车灯包括在系列中。

照片中的构图、光线等一切“形式”位居次位,更没有后期像素处理。生活里的那些时刻和细节就如此直白地被记录下来。

按下快门的那一瞬,此刻就变成过去。他的照片如同无数个记忆碎片,“自己的人生中哪个部分真正值得珍惜,谁都不知道,被我们称为日常性的生活,说不定是最重要的东西。虽然对我来说,只有一次的特别的东西,但他是记忆中不能留下来的,哪一个瞬间是真正有价值的,不能提前知道,所以,人生的任何瞬间,我都想尝尽。”

于是,他的摄影书和展览成了“照相簿”,只不过与传统照相簿和画册不同的是,他鲜少使用线性排序。

他的作品在摄影世界中如同一个叛逆的青少年,挑战着摄影的刻板规则。他的照片散落在展厅中的各个角落,肆意地跳跃、重叠在墙面和铜版纸上。他改变了摄影图像在创作、阅读和呈现的规则。

对沃尔夫冈来说,展览与画册不单单只是对艺术家作品的记录和展现,艺术家用书和空间对他的作品进行了最终创作。照片不再独立存在,它们开始与彼此、与材料对话,也与空间产生了交流。

要理解沃尔夫冈的作品,我们有必要知道他的青年经历和政治倾向。他青年时期的经历和政治理念是他作品的内核。这几年,他一直通过作品和社交媒体来反对英国脱欧。

在第一部分里,我们将从他早期的一些人像和街拍作品入手,了解他的个人经历和20世纪末的时代背景,进而对沃尔夫冈的作品形成大致的印象。

在第二部分,我们将他的照片暂时视作单一照片,并整理出他作品中的几大类别。在这些大类中,我们将发现他的“延续”:第一层“延续”是一些意象的重复出现。这些意象代表什么?为了解读这些意象,我们将通过初步的符号学来解密这些意象。

第二层“延续”则是他作品中不时出现对艺术史和摄影史上作品的参考。这两层延续因为沃尔夫冈强烈的个人视角,开始慢慢变成一种对传统美学和对自己的挑战,并再次将我们引入了语意不详的后现代迷宫中。

在这个部分,我们引入了“后现代”这个概念。什么是“后现代主义”,什么又是“现代主义”?

作为对比,我们选取了沃克·埃文斯的“美国影像”展览与摄影书作为摄影艺术在现代主义时期的代表。通过一系列对比和分析,我们总结出两种美学风格的各自差别,同时也可窥见沃尔夫冈是如何将照片本身的内涵扩大,超越了“生活快照”和“街拍”本身的语境。

Leave a comment

All fields marked with an asterisk (*) are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