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俄乌战争影响芬兰和瑞典最早今夏加入北约

《》报道称,芬兰和瑞典预计最快将于今年夏天申请加入北约。自从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之后,芬兰和瑞典的政治家就一直呼吁加入北约。北欧两国入盟不仅有当地民众的支持,还受到了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和土耳其在内众多成员国的欢迎。分析人士指出,这次有关入盟的讨论再次证实了乌俄战争在很大程度上只起到了重振和团结北约的作用,这与普京在战争开始之初所声明的目标完全相反。普京要求北约停止东扩和接纳新成员,并指责该联盟威胁到了俄罗斯的安全。然而,战争爆发之后,北约不仅增加了对乌克兰的支持,还准备在未来欢迎新成员的加入。

据报道,美国官员称,在上周瑞典和芬兰参加的北约外长会谈中,北欧两国入盟成为了会谈的主要线月提交申请,而瑞典则将在不久后跟进。

芬兰总理马林(Sanna Marin)表示,现在是时候认真考虑对北约的立场了。“俄罗斯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邻居,”她上周末说道,并敦促芬兰要“全面而迅速”地做出决定,“我认为我们将进行非常仔细的讨论,但我们也不会在这过程中花费过多的时间,因为现在的情况非常严重。”

人口550万的芬兰在军事上长期奉行不结盟政策,有部分原因是避免与俄罗斯发生冲突,两国共享着约1300公里的边境。但是一系列的民调显示,自从俄罗斯2月24日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之后,芬兰民众对于加入北约一事的支持率直接翻了一番,从30%上升到60%。芬兰前总理斯图布(Alexander Stubb)说:“永远不要低估芬兰人在世界发生变化时做出快速决定的能力。”斯图布长期以来一直是入盟的倡导者,他认为,随着芬兰人重新评估他们与邻国的关系,申请加入北约“已成定局”。

据了解,下周,一份由政府委托的国家安全审查报告将提交给芬兰议会,以帮助议员在表决前做出自己的决定。马林4月8日表示,相关讨论将在仲夏(6月下旬)前结束。斯图布则猜测,入盟申请预计将在5月的某个时候提交,以赶上6月在马德里举行的北约峰会。

瑞典首相安德森(Magdalena Andersson)3月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瑞典没有排除加入北约的可能性。据了解,瑞典也正在进行一项安全政策分析,预计将于5月底完成,届时政府将在该报告的基础上宣布其立场。瑞典官员称,他们有可能会更早地公布其立场,这取决于邻国芬兰的进度。但同时他们也强调,虽然两国关系密切,但各自都会做出独立的决定。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如果芬兰和瑞典“决定申请,它们将很容易就加入这个联盟”,并指出它们与北约“已经合作了很多年,在涉及互操作性和对武装部队的民主控制方面,它们符合北约的标准”。芬兰官员指出,他们国家基本上已经是“一个还没有成为成员的成员国”。CNN报道称,私下里,北约和美国官员都表示,他们很高兴看到芬兰和瑞典的加入。

据《》报道,欧洲外交官员强调说,芬兰和瑞典这两个国家将大大增强北约的实力,尤其是在情报收集和空军力量这两个方面。一名欧洲官员指出,芬兰和瑞典如果加入,将成为北约的“净贡献者”。两国都将提供大量的先进战机,芬兰目前正在使用波音的F/A-18战斗机,并且已经向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订购了64架F-35战斗机。一些官员甚至略有讽刺地评论说,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将是普京为加强欧洲安全所做的最大贡献之一。一名美国高级官员在上周的北约外长会议上说道。“这对普京来说怎么可能不是一个巨大的战略打击?”

克里姆林宫7日曾表示,如果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俄罗斯将不得不“重新平衡局势”。“在确保我们安全方面,我们将不得不让我们的西侧变得更加强大起来。”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告诉天空新闻。

据了解,芬兰8日遭遇了两起网络攻击和一架俄罗斯飞机的领空侵犯。芬兰官员表示,他们早已预料会有此类攻击发生,但他们不认为加入北约会让俄罗斯做出更激烈的反应。一些北约国家已经发出信号,称如果在申请和批准之间出现安全问题,他们将提供帮助。美国五角大楼8日表示,目前两个国家都还没有提出援助请求,但“如果它们要求美国提供帮助,我们当然会加以考虑”。

一些分析人士和专家警告说,芬兰加入北约的行动有可能会动摇它跟俄罗斯的关系。自从1939年冬季战争结束之后,芬兰和俄罗斯就一直保持着一种基于实用主义和现实主义的伙伴关系。然而这一切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那一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芬兰发行量最大的日报《赫尔辛格报》在战争后的一篇社论中称,芬兰与俄罗斯的“特殊关系”已经失效。“芬兰安全的其他支柱将不得不因此而重新考虑。”该社论说道。

俄罗斯之前已经明确表示,北约的进一步扩张将是一条“红线”。“这将毒害双边关系。”R.Politik政治咨询公司创始人斯坦诺维亚(Tatiana Stanovaya)告诉《》,但这次芬兰加入北约将不太可能会引起俄罗斯强烈的反应。“如果这是一年前的事,那么反应将非常极端和情绪化。但以目前的情况看,这样的威胁并不在俄罗斯的问题清单首位。”斯坦诺维亚说道。她认为,芬兰与乌克兰不同,它不是前苏联的一部分,“从地缘政治上来说,它没有那么让人痛苦”。

Leave a comment

All fields marked with an asterisk (*) are required